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欢迎诸位来访我的博客,祝福你们永远快乐,我爱你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我手写我心] 悠悠麦草情  

2008-03-11 16:20:23|  分类: 转载他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麦草在城里很难觅其踪影,而在过去的家乡农村几乎每户都有自家的草垛,乡下人烧火做饭是少不了这麦草的,用它烧的饭香喷喷格外好吃。用草垫的铺也馨香暖和。麦草加工的糠虽不太肥羊,但也多少可以改善一下人们的生活,增加些收益。在那段食不果腹的艰难岁月里,甚至有人靠吞咽草糠才留了一条活命。昏黄的油灯下,爷爷曾一边教我搓麻绳挣钱,一边给我讲野史传奇,那麻花绳似的故事漫长却有趣。
     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生产队的打麦场是冬天里一个绝好的去处,那儿有高大如山的麦草垛,孩子们聚在一起,草垛巷里玩捉迷藏,打巷战。至于从草垛顶往下滑,有趣是有趣,胆小却不行。场上有几间草屋,看场的老顾和两头老牛就在草屋里住着,跨进屋去有一股浓浓的草香。我们喜欢到里间屋里,哄到老顾的草铺上去翻跟头聊大天。玩累了,便躺在床上看老牛有滋有味的吃草,听老顾高一声、底一声的念经。有一次我竟躺在老顾的床上睡着了,大人们知道后便不怎么赞成我到那儿玩,说是那儿肮脏且有牛虱子。我们这些孩子并不把大人的话当回事,觉得老顾的屋里比家里暖和且好玩。年近六十的老顾孤身一人,是队里的五保户。平时我们并不怎么喜欢他,因为他定定的护着被改制成生产队粮仓的清真寺礼拜殿,不准任性惯了的孩子们乱来。我们有时性起,就把他睡觉的屋子闹个翻天覆地,将他床上的麦草来个小搬家,还将他洗小净用的瓷壶藏起来,他见状至多吓唬几声,从不碰我们半个指头。如果我们当中有谁几天没进他的草房,他总要问是否病了?走亲戚了?被大人管起来了……问得人觉烦。
        没几年,老顾在他的麦草床上去世了,全生产队的人为他料理后事,还专程请来阿訇为他站殡礼。看到大人们哭,忽然觉得他其实并不坏,想起他的诸种好处,鼻头一酸,泪珠便从眼里滚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 童年的冬天应该说比现在的要冷,那时我们可以在小河结成的厚冰上玩耍,而那时的冬天给我的感觉并不比时下的冷。仔细思量个中缘由,也许,就是那黄黄的寻常质朴的麦草冲淡了冬天的寒冷。天寒、树瘦、野旷的冬天里,只要有麦草的地方就会有人间温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