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欢迎诸位来访我的博客,祝福你们永远快乐,我爱你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非法事务的裁决权  

2008-03-11 13:48:36|  分类: 转载他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非法事务的裁决权 - 伊光 - 我的博客  格尔达威博士强调永久性禁令的发布权只属于清高的安拉,《古兰经》明文与正确的圣训才是此项禁令依据的源泉。除此以外,任何人没有此权限,不管他的禁令如何实用。

    这是格尔达威在2007年3月11日星期天半岛电视台《教律与生活》节目中所作的阐述。上周节目谈到伊斯兰合法总则,而这期节目正是上期节目的第二部分。

    谢赫格尔达威首先阐述说:“非法事物之所以存在,因为那是安拉的权利之一,安拉有权对仆人任意进行规定,命令与禁止;因为是安拉创造了他们并施恩于他们。‘难道你们不知道吗?安拉曾为你们制服天地间的一切,他博施你们表里的恩惠。’(鲁格曼章:20节) 命令与禁止、合法与非法的制定,是安拉的事务。当然,安拉在《古兰经》中告诉我们,他断为合法的都是佳的,断为非法的都是可憎的。安拉禁止什么,只因为它对人类有害无益,无论人类知晓此中的哲理与否。所以说,之所以规定非法事物,是为被造物的利益着想,因为或许只有通过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利来对人类指导责成,他们的利益才能得以实现。” 

    “尽管非法事物之所以断为非法,常常是因为事物本身的可憎与有害(你说:‘我的主只禁止一切明显的和隐微的丑事,和罪恶,和无理的侵害,以及用安拉所未证实的事物配安拉,假借安拉的名义而妄言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。’[高处章:33]),但对犹太人而言,部分佳食物,如有些肉与骆驼被断为非法,是为了惩罚他们。(我禁止犹太教徒享受原来准许他们享受的许多佳的食物,因为他们多行不义,常常阻止人遵循主道,且违禁而取利息,并借诈术而侵蚀别人的钱财,我已为他们中不信道的人而预备痛苦的刑罚。[妇女章:160-161])”

    “当麦西哈(尔撒)圣人来临之际,他将部分曾对他们禁止的事物转为了合法,继而伊斯兰来临,又将剩余的部分非法事物转为了合法。这是因为,这些事并非本身受禁,而是因为惩罚他们才被禁止的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把那些佳的东西定为非法的根由了。(他们顺从使者——不识字的先知,他们在自己所有的《讨拉特》和《引支勒》中发现关于他的记载。他命令他们行善,禁止他们作恶,准许他们吃佳的食物,禁戒他们吃污秽的食物,卸脱他们的重担,解除他们的桎梏,……[高处章:157])”

    如何判断哈拉目

    谢赫从哈拉目的根由谈到判断哈拉目的原则。他说:“判断哈拉目依据的原则是《古兰经》,其次是圣训。”他强调说:“认为《古兰经》已足够的说法是不正确的。因为,古兰文明清楚地说明了必须戒除使者禁止的事项。(应当服从安拉及其使者,如果你们是信士。[战利品章:1])(凡使者禁止你们的,你们都应当戒除。你们应当敬畏安拉,安拉确是刑罚严厉的。[放逐章:7])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穆圣(愿祝福安之)所禁止的大半都是他从《古兰经》中所推演而出的。安拉说:‘安拉严禁你们娶你们的母亲、女儿、姐妹、姑母、姨母、侄女、外甥女、 乳母、同乳姐妹、……’[妇女章:23],我们稍加思考就会发现,穆圣(愿祝福安之)理解了伊斯兰把同时娶两姐妹定为非法的原因,然后以此类推出娶近亲——如姑姑、姨妈也属非法。即,同时娶一女子和她的姑姑为非法,同时娶一女子和她的姨妈也属非法。[布哈里辑录]”

    谢赫说穆圣(愿祝福安之)推演的另一例子是:“伊斯兰反对奢侈无度,它是人类腐败与毁灭的导火索,同时也反对过奢侈豪华生活之人,他们是社会改良与使命传播的夙敌。安拉说:‘当我要毁灭一个市镇的时候,我命令其中过安乐生活者服从我,但他们放荡不检,所以应受刑罚的判决。于是我毁灭他们。[夜行章:16] ’‘以前他们确是豪华的……’[大事章:45] 根据这些原则,圣训就禁止了部分典型的事物,因为它就是奢侈的具体体现,如禁止金银器具。(你们不能用金银器皿饮水,不能穿戴丝绸。因为它在今世属于他们,而在后世则属于你们。)[布哈里辑录] 因此,关于非法事项,如果它依靠的是准确无误、证据鲜明的圣训的话,那么必须服从。”

    谢赫警告说:“除了安拉规定哈拉目的古兰明文与正确的圣训外,任何人无权发布一项永久性的禁令。是的,因为某种利益,有的学者可能会发布一项临时性禁令,如欧麦尔·本·汉塔比(愿安拉喜悦之)禁止在部分时间宰牲。但是,永久性宗教禁令发布权只有安拉掌握,因为它是安拉的特权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曾谴责有经之人。(他们舍安拉而把他们的博士、僧侣和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当作主宰。[忏悔章:31])阿迪·本·哈塔米当听到这节经文时(当时他还是一个基督徒)说:我们并没有崇拜他们。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说:他们为你们把非法的定为合法,你们接受了,并为你们把合法的定为非法,你们也接受了。难道不是吗?他说:不然,正是如此。他说:那就是你们对他们的崇拜。即,你们将立法和合法与非法的法令发布权完全赋予了他们。而这项权利只属于安拉。安拉说:‘你说:你们告诉我吧!安拉为你们降下的给养,你们把它分为违法的与合法的,你们究竟是奉安拉的命令呢?还是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呢?’[优努斯:59]  圣洁的圣训说:‘我将我的仆人造为循规蹈矩的人,而后恶魔迷惑了他们,把我规定为合法的断为了非法,并教唆他们以我并没有降下明证的事物来配我。’[穆斯林辑录]  合法与非法的法令权只属于独一无二的造物主——安拉,不属于任何的被造物。”

    勿以恶小而为之

    谢赫格尔达威将话锋转向与非法相关的一些事。首先他谈及“乜台”(意念)一事,他否定了“好的意念可为犯罪辩解”的这一说法。他说:“好的意念对合法的事情可能有直接的影响,因为意念可能将这些事转变为善功,正如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曾解释说:‘你们与你们妻子同房,相当于施济。他们说:安拉的使者啊!我们是为了解决性欲也有回赐吗?他说:如果你们与外女人发生不正当的性关系有罪吗?他们说:有啊。他说:所以说你们与合法的妻子同房就有回赐。’[穆斯林辑录]   在从事合法的事时,一个好的意念可将其转变为善功;相反,好的意念却绝不能将非法的事转变为合法。因此,不能因为修建清真寺,而收纳利息。安拉是洁的,他只接受洁的。伊斯兰要求,一切事情,其目的要崇高,其途径要纯洁。”

    谢赫强调说,“安拉之言‘远离大罪和丑事,但犯小罪者,你的主确是宽宥的。[星宿章:32]’的意思是,安拉宽宥犯下众所周知的小罪之人,或者说宽宥没有冥顽不化地坚持大罪而是随即迷途知返,并对所犯罪过悔恨不已之人。安拉知道人在欲念面前非常脆弱,故安拉欲减轻人的负担。安拉说:‘安拉欲减轻你们的负担;人是被造成怯弱的。’[妇女章:28]。虽然如此,但不得不提醒的是人们不能沉湎于这些小差小错之中,认为它只不过是小罪,而应该提高戒备,避开那些证据不明的可疑之事。所谓的敬畏就要求要做到这一点。艾乃丝·本·马立克传述,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说:‘放弃令你疑惑的,去做不疑惑的。’谁远离了可疑之事,谁就求得自己教门与名誉的清白;谁坠入可疑之事,谁便坠入非法之事。因为,小罪可招致大罪,犹如放牧人,在禁区附近放牧,一不小心会犯禁一样。”

    谢赫在解释部分法学定律时简单谈了“根源法学”与“防范犯罪”这两项定律。他指出,“根源法学是一项重要的学法定律,原理学家与考查家,都提出了这一项定律,其意思就是要考查行动及由它产生的结果。因为,一件合法的事,从事它或许会引起一件不好的或犯罪的事。这项定律曾被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运用于实际之中。当时有人建议他铲除伪信者,但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说:我担心人们说穆罕默德灭了他的门徒,而掀起一次反动言论攻击。由这一定律产生了另一定律,即防范犯罪。”

    谢赫继续阐述“防范犯罪之定律,因为它很重要,然而部分学者却将其用来禁止一些许可的事,把许可之事转断为禁止之事。” 他指出了如何贯彻此项定律,其限度是,“为防范犯罪,如果我们将通向一件事情的所有渠道堵死,那么我们必须定信不那么做那件事定会发生,或者八九不离十会发生。即,有许多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如此。我们不说:你们不要栽种葡萄,恐怕人们用它酿酒!因为,为防范犯罪而过分地堵住事情的渠道,是不允许的。”

  格尔达威博士强调永久性禁令的发布权只属于清高的安拉,《古兰经》明文与正确的圣训才是此项禁令依据的源泉。除此以外,任何人没有此权限,不管他的禁令如何实用。

    这是格尔达威在2007年3月11日星期天半岛电视台《教律与生活》节目中所作的阐述。上周节目谈到伊斯兰合法总则,而这期节目正是上期节目的第二部分。

    谢赫格尔达威首先阐述说:“非法事物之所以存在,因为那是安拉的权利之一,安拉有权对仆人任意进行规定,命令与禁止;因为是安拉创造了他们并施恩于他们。‘难道你们不知道吗?安拉曾为你们制服天地间的一切,他博施你们表里的恩惠。’(鲁格曼章:20节) 命令与禁止、合法与非法的制定,是安拉的事务。当然,安拉在《古兰经》中告诉我们,他断为合法的都是佳的,断为非法的都是可憎的。安拉禁止什么,只因为它对人类有害无益,无论人类知晓此中的哲理与否。所以说,之所以规定非法事物,是为被造物的利益着想,因为或许只有通过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利来对人类指导责成,他们的利益才能得以实现。” 

    “尽管非法事物之所以断为非法,常常是因为事物本身的可憎与有害(你说:‘我的主只禁止一切明显的和隐微的丑事,和罪恶,和无理的侵害,以及用安拉所未证实的事物配安拉,假借安拉的名义而妄言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。’[高处章:33]),但对犹太人而言,部分佳食物,如有些肉与骆驼被断为非法,是为了惩罚他们。(我禁止犹太教徒享受原来准许他们享受的许多佳的食物,因为他们多行不义,常常阻止人遵循主道,且违禁而取利息,并借诈术而侵蚀别人的钱财,我已为他们中不信道的人而预备痛苦的刑罚。[妇女章:160-161])”

    “当麦西哈(尔撒)圣人来临之际,他将部分曾对他们禁止的事物转为了合法,继而伊斯兰来临,又将剩余的部分非法事物转为了合法。这是因为,这些事并非本身受禁,而是因为惩罚他们才被禁止的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把那些佳的东西定为非法的根由了。(他们顺从使者——不识字的先知,他们在自己所有的《讨拉特》和《引支勒》中发现关于他的记载。他命令他们行善,禁止他们作恶,准许他们吃佳的食物,禁戒他们吃污秽的食物,卸脱他们的重担,解除他们的桎梏,……[高处章:157])”

    如何判断哈拉目

    谢赫从哈拉目的根由谈到判断哈拉目的原则。他说:“判断哈拉目依据的原则是《古兰经》,其次是圣训。”他强调说:“认为《古兰经》已足够的说法是不正确的。因为,古兰文明清楚地说明了必须戒除使者禁止的事项。(应当服从安拉及其使者,如果你们是信士。[战利品章:1])(凡使者禁止你们的,你们都应当戒除。你们应当敬畏安拉,安拉确是刑罚严厉的。[放逐章:7])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穆圣(愿祝福安之)所禁止的大半都是他从《古兰经》中所推演而出的。安拉说:‘安拉严禁你们娶你们的母亲、女儿、姐妹、姑母、姨母、侄女、外甥女、 乳母、同乳姐妹、……’[妇女章:23],我们稍加思考就会发现,穆圣(愿祝福安之)理解了伊斯兰把同时娶两姐妹定为非法的原因,然后以此类推出娶近亲——如姑姑、姨妈也属非法。即,同时娶一女子和她的姑姑为非法,同时娶一女子和她的姨妈也属非法。[布哈里辑录]”

    谢赫说穆圣(愿祝福安之)推演的另一例子是:“伊斯兰反对奢侈无度,它是人类腐败与毁灭的导火索,同时也反对过奢侈豪华生活之人,他们是社会改良与使命传播的夙敌。安拉说:‘当我要毁灭一个市镇的时候,我命令其中过安乐生活者服从我,但他们放荡不检,所以应受刑罚的判决。于是我毁灭他们。[夜行章:16] ’‘以前他们确是豪华的……’[大事章:45] 根据这些原则,圣训就禁止了部分典型的事物,因为它就是奢侈的具体体现,如禁止金银器具。(你们不能用金银器皿饮水,不能穿戴丝绸。因为它在今世属于他们,而在后世则属于你们。)[布哈里辑录] 因此,关于非法事项,如果它依靠的是准确无误、证据鲜明的圣训的话,那么必须服从。”

    谢赫警告说:“除了安拉规定哈拉目的古兰明文与正确的圣训外,任何人无权发布一项永久性的禁令。是的,因为某种利益,有的学者可能会发布一项临时性禁令,如欧麦尔·本·汉塔比(愿安拉喜悦之)禁止在部分时间宰牲。但是,永久性宗教禁令发布权只有安拉掌握,因为它是安拉的特权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曾谴责有经之人。(他们舍安拉而把他们的博士、僧侣和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当作主宰。[忏悔章:31])阿迪·本·哈塔米当听到这节经文时(当时他还是一个基督徒)说:我们并没有崇拜他们。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说:他们为你们把非法的定为合法,你们接受了,并为你们把合法的定为非法,你们也接受了。难道不是吗?他说:不然,正是如此。他说:那就是你们对他们的崇拜。即,你们将立法和合法与非法的法令发布权完全赋予了他们。而这项权利只属于安拉。安拉说:‘你说:你们告诉我吧!安拉为你们降下的给养,你们把它分为违法的与合法的,你们究竟是奉安拉的命令呢?还是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呢?’[优努斯:59]  圣洁的圣训说:‘我将我的仆人造为循规蹈矩的人,而后恶魔迷惑了他们,把我规定为合法的断为了非法,并教唆他们以我并没有降下明证的事物来配我。’[穆斯林辑录]  合法与非法的法令权只属于独一无二的造物主——安拉,不属于任何的被造物。”

    勿以恶小而为之

    谢赫格尔达威将话锋转向与非法相关的一些事。首先他谈及“乜台”(意念)一事,他否定了“好的意念可为犯罪辩解”的这一说法。他说:“好的意念对合法的事情可能有直接的影响,因为意念可能将这些事转变为善功,正如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曾解释说:‘你们与你们妻子同房,相当于施济。他们说:安拉的使者啊!我们是为了解决性欲也有回赐吗?他说:如果你们与外女人发生不正当的性关系有罪吗?他们说:有啊。他说:所以说你们与合法的妻子同房就有回赐。’[穆斯林辑录]   在从事合法的事时,一个好的意念可将其转变为善功;相反,好的意念却绝不能将非法的事转变为合法。因此,不能因为修建清真寺,而收纳利息。安拉是洁的,他只接受洁的。伊斯兰要求,一切事情,其目的要崇高,其途径要纯洁。”

    谢赫强调说,“安拉之言‘远离大罪和丑事,但犯小罪者,你的主确是宽宥的。[星宿章:32]’的意思是,安拉宽宥犯下众所周知的小罪之人,或者说宽宥没有冥顽不化地坚持大罪而是随即迷途知返,并对所犯罪过悔恨不已之人。安拉知道人在欲念面前非常脆弱,故安拉欲减轻人的负担。安拉说:‘安拉欲减轻你们的负担;人是被造成怯弱的。’[妇女章:28]。虽然如此,但不得不提醒的是人们不能沉湎于这些小差小错之中,认为它只不过是小罪,而应该提高戒备,避开那些证据不明的可疑之事。所谓的敬畏就要求要做到这一点。艾乃丝·本·马立克传述,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说:‘放弃令你疑惑的,去做不疑惑的。’谁远离了可疑之事,谁就求得自己教门与名誉的清白;谁坠入可疑之事,谁便坠入非法之事。因为,小罪可招致大罪,犹如放牧人,在禁区附近放牧,一不小心会犯禁一样。”

    谢赫在解释部分法学定律时简单谈了“根源法学”与“防范犯罪”这两项定律。他指出,“根源法学是一项重要的学法定律,原理学家与考查家,都提出了这一项定律,其意思就是要考查行动及由它产生的结果。因为,一件合法的事,从事它或许会引起一件不好的或犯罪的事。这项定律曾被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运用于实际之中。当时有人建议他铲除伪信者,但穆圣(愿安拉福安之)说:我担心人们说穆罕默德灭了他的门徒,而掀起一次反动言论攻击。由这一定律产生了另一定律,即防范犯罪。”

    谢赫继续阐述“防范犯罪之定律,因为它很重要,然而部分学者却将其用来禁止一些许可的事,把许可之事转断为禁止之事。” 他指出了如何贯彻此项定律,其限度是,“为防范犯罪,如果我们将通向一件事情的所有渠道堵死,那么我们必须定信不那么做那件事定会发生,或者八九不离十会发生。即,有许多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如此。我们不说:你们不要栽种葡萄,恐怕人们用它酿酒!因为,为防范犯罪而过分地堵住事情的渠道,是不允许的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